军事新闻

军事新闻
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泰禾集团的“二次创业”受到广泛质疑股民三个问题揭露黄其森宣传


发布日期:2021-07-22 03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7月,暑热难耐。网上,泰禾的消息也很热闹。一篇描写黄其森“二次创业”的文章中,有这么一段:“忙完手头工作,已近7月12日凌晨三点,黄其森决定看欧洲杯决赛,香港六会彩开奖结果在鏖战120分钟后,意大利队以点球取胜。恰好天亮了。他毫无睡意,开始投入到新的一天工作里。”

  这篇文章中还提到,黄其森去中国院子,查看开盘十几年都没舍得卖的66套房子,“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,长达7个小时”。(这不是国家严厉打击的捂盘惜售么,连这都写到软文里了)

  但这篇文章忘了,黄其森在全国制造了几十个烂尾楼,上百万人因他而无家可归,租房、还贷、维权,承受无法承受之重。这篇文章也忘了,还有另一个7小时,那是泰禾上海大城小院业主在当地政府门口长跪的7个小时,他们只为楼盘能够早点复工,能追回一点被泰禾转移的购房款。这些业主交给泰禾的几百万购房款,对他们,是上辈子的全部,甚至可能还包括下辈子的。

  其实,美化泰禾的文章一直不少,从未间断。否则,2018年后,也不能有全国那么多业主跳进泰禾精心挖的大坑,拿出上千万交给泰禾,换来烂尾楼盘,以及无尽的痛苦。

  泰禾在“二次创业”?恐怕那些软文中,描写的细节过多,笔墨除了精心描写黄老板如何辛苦,再无一点实质内容。

  那篇文章中,忘了一个暴雷开发商惯有的谎言、欺骗、伎俩,对法律的蔑视,对政策的顽抗。

  泰禾的写手,以后再写“二次创业”、“慢慢变好”,恐怕要先回答以下几个问题(不仅限于以下,以后还有)。

  2020年,泰禾债券违约集中暴发的前夜,泰禾集团突然向供应商中城建设转入高达55亿元的款项。

  这笔款项的名目为工程预付款。据媒体报道,令人不解的是,这55亿元的预付款,相当于当年泰禾按工程进度结算款项的超3倍。

  深交所2021年给泰禾集团的问询函中,重点提到了泰禾与其第一大供应商中城建设之间的这些“预付”交易。

  稍懂工程的人都知道,地产工程领域,承包商基本是垫资进场干活,完成一定工程量,开发商再付工程款。开发商预付,甚至是如此大手笔预付,在中国地产界,还没有过。

  2、泰禾预付给中城建设的几十亿工程款,用在工程上的有多少,剩下的钱哪去了?

  3、中城建设的官方网站上,“精品工程”一栏中列举的项目几乎全部为泰禾集团项目,那过去五年,中城建设一共拿了多少工程款?

  早在2018年。深交就向泰禾发出问询函,要求泰禾详细说明当年采购金额高达117.79亿元的第一大供应商名称。

  泰禾集团2016-2018三年年报披露前五名供应商中,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分别为32.65亿元、57.35亿元、117.79亿元,占年度总采购额比例分别为20.06% 、32.57%、55.66%。

  泰禾集团在给深交所的回复中,并没有答复该供应商的具体名称,仅回答为“公司的总包施工单位,与公司无关联方关系”。

  深交所,问的很深刻。泰禾,答复的很模糊。对此,有网民和泰禾集团的烂尾楼业主表示,将向深交所和证监会投诉,要求泰禾详细解答如上问题。因为,那个拿到巨额预付款的中城建设,也要破产了。钱呢?

  泰禾集团2018年中报数据显示:泰禾当时在全国共布局32个城市。拥有土地储备26块,待开发土地面积539.55万平米,待开发计容建面约498.08万平米;在建项目51个,土地面积683.4万平米,计容建面约1348.27万平米;在售项目57个。

  2019年,泰禾集团关于土储的牛皮更是吹到了天上,一篇同花顺财经发表的文章中竟然说:“目前泰禾手握土地储备高达7.8万亿,并且集中于一二线城市,围绕着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粤港澳大湾区等布局,土地储备优质且低价。”

  7.8万亿,已经无耻并无知到令人无法想像的程度。要知道,2020年,中国经济大省浙江的生产总值,也才只有6万亿。一个上市公司,竟敢说自己的土储有7.8万亿,惊天谎言。

  听起来,泰禾像是富可敌国的样子。但实际情况是,泰禾集团从2019年起,已经出现债务暴雷。

 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,泰禾集团有必要回答股民,这7.8万亿土储到底在哪?这个问题,泰禾一定答不上来。互联网时代,吹牛皮几乎没成本,但是上市公司吹牛是犯法。监管有法律,如果上市公司随意编造资产数额,那就是是犯罪。

  2021年4月,泰禾集团发布的2020年报中,已经不再敢提什么几万亿的土储,而是写着:剩余可开发面积923.87万平方米。即使如此,泰禾赔了个底朝天的小股民,仍然发问:泰禾,你的土储到底有没有?到底有多少?到底都在哪?

  如今,泰禾集团及其旗下公司的官司已经有8000多件,泰禾董事长黄其森被法院限制高消费达23宗。年报上的所谓土储,为什么不拿去开发或还债?是不值钱,还是根本就不存在?这个问题,泰禾要给股民一个交待。

  泰禾的“美”文中说:厦门按下启动键,南京、杭州、福州等地项目也陆续复工。这里要说一下泰禾的复工了。到底有几个项目复工?

  南京金尊府,2021年春天复工仪式吃猪头时,视频中有工人二三百人,但是如今呢?据一位经常去工地偷偷查看的业主介绍,工地只剩几十人,干的都是抹灭、刷墙这些不花钱的活。很显然,这种复工,并不能称作是真复工。

  杭州大城小院更惨,工人数量,几乎永远凑上三位数。一个楼盘,真复工怎么也要千八百人。这种复工,更像是一种秀,至于是秀给烂尾楼业主看的,还是秀给尾房的潜在买家看的,那就不清楚了。

  在杭州大城小院与泰禾人员沟通的群里,6月底,业主多次质问泰禾人员,我们又拿出了几百万尾款,工地什么时候才能有300个工人?

  太原金尊府,5000户业主被骗的生无可恋,监管账户只有20万元。当地政府6月曾告诉业主们,泰禾会汇入3000万用于复工,业主们兴奋的几晚上没睡好觉。然而7月中旬后,业主们忽然醒过来,这3000万根本不存在,当时泰禾告诉业主的什么马上复工,不过是多一句谎言而己。

  泰禾请回答,那些复工的项目,都有几个工人在表演?为什么不让业主进去查看?敢不敢在工地安个摄像头,也网络直播一下。

  可笑的是,泰禾这篇美化黄老板二次创业的文章中,大段笔墨描写主管品牌中心,也就是管宣传的副总全忠如何忠心。

  文中说:“这位地产圈老炮,曾经的万科周刊主编、成全机构的创始人。两年前,他出任泰禾集团副总裁,分管品牌。”接下来说:”品牌中心正陷入“巧妇需为无米之炊”之境。“

  但是,在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情况下,这位全忠副总:“在泰禾危机的当下,全忠并非没有更好的出路。去年,他以前的老板在二次创业之时也曾向他递出橄榄枝,但他婉言谢绝了。他与黄其森有着20年的交情,两年来亲眼目睹了黄老板的坚守、情怀和责任。”

  甚至,这篇文章中,还提到了全忠的品牌中心做的一个“大项目”,长达五百页的:工作周报精选第一卷。

  一个地产商,当它暴雷后,接下来,可能就是暴笑不断。各种层级的高管,暴出各种引人发笑的桥段。这也许,就是江河日下的写照 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,被法院限高,是不是住不了五星酒店高消费呀?某国际知名酒店的身影,好像面熟。